(二十八)

待僕婢,身貴端;雖貴端,慈而寬。

勢服人,心不然;理服人,方無言。

【注釋】

﹙1﹚待:對待。

﹙2﹚僕:指供使喚的工役或車夫。

﹙3﹚婢:指供使喚的丫頭。

﹙4﹚貴:最重要的。

﹙5﹚端:正直。

﹙6﹚慈:仁慈。

﹙7﹚寬:仁厚,器度大。

﹙8﹚勢:權力

﹙9﹚服:順從。此處作「使人順從」解。

﹙10﹚不然:不以為然,不服氣。

﹙11﹚理:凡合於道、義、性的事就是理。

﹙12﹚方:才。

﹙13﹚言:議論。

 

【白話解說】

對待家中役使的男僕、女婢,最要緊的就是要自身言行端正無私;自身的言行態度雖然正直無私,但是亦要仁慈寬厚,不可嚴苛。

為人處事不能夠用權勢來使人順從,否則他心裡一定很不服氣,為日後埋下禍患;如果我們用道理來說﹙音睡﹚服人家,讓他心甘情願的順從你的意圖去做,這樣就不會引起任何的議論與不平之鳴了。

 

【參考故事】絕纓盡歡的楚莊王

楚莊王是春秋五霸之一,他能稱霸諸侯與他仁慈寬厚的態度,贏得臣子的忠心,為他打下強盛的基礎有關。

話說歷史上的某一天,楚莊王在宮中大宴群臣,一直喝到日落之後還沒結束。這時突然燈燭全熄,殿上一片漆黑,這個時候有人拉了一下莊王寵妃的衣服,莊王的寵妃也順手將對方帽子上的帽帶扯了下來,並且告訴了莊王,要莊王趕快把火燭點上,查看誰的帽帶不見了。莊王一聽,就說:「酒是我賞給他們喝的,却讓他們醉而失禮,是我的不對。如今又為了彰顯妳的清白,而羞辱我的將士,實在說不過去。」於是叫人傳令下去:「今天你們與我喝酒,沒有把帽帶拿下來的,就表示喝得不痛快。」當時參加宴會的群臣有一百多人,個個都把帽帶取下,喝得盡興而歸。

大約過了兩年,楚國跟晉國發生了霸主之爭,戰事非常劇烈,每次交戰,在楚莊王的陣前總有一位大臣奮不顧身的衝鋒陷陣,把敵人打得落荒而逃。於是莊王就召見他問說:「我何德何能,讓你這樣出生入死的為我犧牲,而且我也沒有對你特別照顧呀!是什麼原因呢?」那位大臣答說:「我就是那位在夜宴中被摘下帽帶子的人,論罪當死,但是大﹙音代﹚王卻隱忍下來,保全了我的顏面與生命,從那個時候起,我就時時刻刻抱著為陛下肝腦塗地,灑血陣前的決心,以報答大王的恩德。」,莊王深受感動,因而信心大增,終於擊敗晉軍,取得勝利,奠定了楚國強盛的基礎。《說苑‧復恩》

這個故事就是「待僕婢,身貴端;雖貴端,慈而寬。」最好的例子。大臣亦是僕,據《禮‧禮運篇》的解釋:「仕於公曰臣,仕於家曰僕。」所以臣是公家的僕,國家的僕,那麼現代的公務人員自稱「公僕」不也蠻有道理的嗎?

發表迴響

Name and email are required.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